漯 河 市 召 陵 區 人 民 醫 院
SHAOLING DISTRICT PEOPLE\'S HOSPITAL OF LUOHE CITY

懷念故鄉的麥場

 二維碼

在一個地方待久了,我就特别想念家鄉,想回到那裡,回到那生我養我二十餘載的地方。

時至六月,有時間時,我會行走在這個村莊的部分地段,一路上我能見到茂密的楊樹林;我能聽見鳥兒們的鳴叫及部分路段小河潺潺的流水聲;我能嗅到帶着泥土氣息的空氣;我能踩着泥濘的小路哼着我喜歡的旋律;我能感受到些許與故鄉有相似點的東西;我能……隻是這種感受隻能藏在心裡,無法言表也無從說起。

   在靠近村莊的附近,有許多大大小小的麥田,當看到即将成熟的小麥時,故鄉收割小麥的場景就會不自主的浮現在我的眼前,而兒時割麥子、晾曬麥稭及麥子、打麥稭、揚麥糠、曬麥粒、入櫃收藏麥粒的一幕幕最為珍貴,也最值得紀念,随着社會的發展,故鄉那種純手工收割小麥的方式已經淡出了我的腦海,而今故鄉的人們多數在大城市發展,村子裡留下的多數為老人、小孩。

   兒時,麥子快黃了的時候,就會有一種鳥兒催着叫人們收割麥子,我不知道那種鳥兒叫什麼名字,隻是聽奶奶說起過它,關于那種鳥兒的故事我已經記不清楚了,隻知道它發出的叫聲似乎是這四個字——算黃算割,那時候覺得好神奇,記憶中沒有見過那種鳥兒的樣子,隻聽過它的叫聲,因此,直到現在,它的那種神秘感依舊是我好奇的事物之一,隻是再也沒有興趣去關心它了。

   麥子黃了的時候,母親或父親便會去街市買兩把專門割麥子用的鐮刀刃,帶回來後,在磨石上将刀磨鋒利,打我記事起,家裡的地少,人多,因此我們家的麥子也少,那時候我小,父親母親也不會為難我,讓我幫忙,所以我就隻顧着和小夥伴們玩,我們經常光着膀子在路邊玩泥巴,或是在遠離村子的一個池塘裡抓青蛙啦、小魚啦、田螺啦,或是在李密冢上捉迷藏啦,或是去山溝裡抓小蝦米、螃蟹啦,或是等我們家門前的那個大場裡擺放的已經收割的小麥比較多時,在那裡玩遊戲,或是在洛惠渠裡打水仗啦、遊泳啦,或是在地上釘兩個釘子,綁個繩子,繩子是從附近磚廠遮擋磚胚的草簾子上扯的,然後把從荒坡上扯的狗尾草的頭放在兩個釘子附近的線上,一個小夥伴喊開始,另外兩個小夥伴用石頭磨釘子,看沿着線前進的狗尾草誰把誰從線上擠下去,擠下去的為輸,輸了的具體懲罰記不清楚了,或是……

依舊記得故鄉農忙期間的場景,我更願回憶那段忙而有獲的時光,雖然那時候我隻是作為一個無憂無慮的吃貨小屁孩,記得待田間的麥子全部收割後,那些麥子經父母堅實有力的肩膀,再經坎坷的路途,被父母擔回放置在家門口的大場,大場并不全是我們家的,它被給好多人家,因此被分到一小部分大場的人家便會将他們家的麥子均攤在屬于他們的地方,這時,你就會看到這樣的場景,大大小小、形狀不一的小麥場安靜的躺在那裡,等待炎陽的普照,那時候,白天,村子裡的小夥伴們都會在這個大場與小麥跟前的縫隙裡玩走“迷宮”,晚上,村子裡的小夥伴們都會在小麥裡打滾、玩打仗的小遊戲、看星星看月亮了等等。

經數日,小麥晾曬的快幹時,人們便會用專門打麥稭的工具敲打小麥,直到将麥顆與麥稭分開為止,當然未分開的,再晾曬幾天,重複以上相同的方式,麥顆與麥稭也就不得不分開了,打麥稭的工具配上人們娴熟而又有力的臂膀,随使勁在天空劃出一道無形的圓弧,落在場裡的小麥上,那麥粒似水花從麥稭裡濺起又完美的落下,麥稭從此被堆放成一座像小山丘一樣的麥稭堆,麥粒将進入它的下一個旅程,這種場景隻有農村的孩子才會曉得的,這種場景裡也蘊藏着勞動人民的辛苦,但打心眼裡講,勞動人民是快樂的。父親母親通常在這種情況下要勞作四到五個響午,老人們傳下來的經驗,響午打麥稭,出粒最多,這種傳統的農忙經驗一輩傳一輩,到父母手裡也不例外,這個時候,奶奶便會拉動那個經年已久的風箱,燃起剛曬幹的麥稭,為父母及我們幾個孩子做上一頓可口的飯菜,雖然奶奶臉上的皺紋增添了不少,但她那時常微笑的臉使得她臉上的皺紋顯得格外的美麗。

   在麥稭與麥粒依依不舍的分開之後,麥粒将進入它的下一道考驗——揚糠,說白了就是講麥粒外面的包裝盒去掉,這樣才能見到麥粒的盧山真面目,揚糠之前,需要用這個大場裡唯一一個寶貝——圓石碾子,這個寶貝是搶着用的,當然不是死搶的那種,用它可将麥粒外面的包裝盒碾松動或碾脫落,而後在有風的天氣才能更方便揚糠,做好一切防護準備後,攬入簸箕的麥粒經父母強勁的雙手甩出去後,顆粒飽滿的麥粒便會飛奔至保護措施的地方,糟糠與糠便會留在與飽滿顆粒相差不遠的地方,但父母知道,這其實是有很大差别的。随風飛起的麥糠像飄飄灑灑的雪花,我最喜歡在這裡面玩了,隻是眼睛老進泥沙。

這個時候,收獲在即了,飽滿、不是很飽滿的麥粒需經高溫晾幹而後進行入櫃收藏,等到家裡沒有面粉時,再去處它來做相應處理,幹癟的麥粒就可以用來換西瓜吃或者喂小兔子、小豬、小雞吃了。

   一轉眼,我已經長大,故鄉的麥場卻再也找不到啦,我懷念那種雖辛苦但勞而有獲的時光;我懷念兒時的那些小夥伴,不知道你們現在都還好嗎?我懷念那些用麥稭堆積成的小山屯;我懷念那種接近遺忘邊緣的傳統農忙文化;我懷念具有故鄉氣息的那種鄉土風情。隻是都回不去了!

骨一科 王曉銀


微信公衆号
聯系電話:0395-3227076